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祸乱朝纲的贵妃(72)

丰靖川回来那天,春晓为他安排了一场鸿门夜宴。

已经官复原职的谢家两位公子都出席了,原本春晓是不想让他们再入仕的,但无奈谢家势力扎根过深,朝中武将多半受过谢家恩惠,谢家自古提拔人才也从来不拘一格,导致几乎谢关元与谢岑丘回京消息一出来,百官奏请归还二郎官职的奏折便堆满了案前。

民意所向,又是春晓的亲叔叔,她和司庭也没办法做得太难看,毕竟春晓并不想和谢岑丘撕破脸,她觉得谢殷风还能抢救一下,再用用。

迎接边塞归来的丰将军的宴会定在十一月,天气寒凉,宴中的酒都是温好的,每席上红泥小火炉冉冉。

春晓坐在高位,身旁是穿着小龙袍的陆拂。

就连木荣月都混了个末席,在灯火暗淡的远处席边,抱着一只暖炉,静静坐着。

人来得极齐整的一场宴会,就连木荣月那个御林军当差的哥哥,都来了。木冲微一身英挺的戎装,站在队末,他一模一样,却少了病态的脸上,横着一道丑陋的伤痕,满是踌躇不得志。

木荣月啜饮下一杯温水。

自从春晓上次说他身子不好,要多喝热水后,他便每日饮用温水,连茶叶都不放一片。

他的目光从远处高位上遥不可及的女人身上流下,眼尾轻轻扫过那个抱着长枪,百无聊赖的男子,捏着茶杯的指节微微泛白,唇角泄出一丝不可察的笑。

他感到自己孱弱的身子在秋风中打颤,几乎撑不住寒凉,怀中暖炉的热量在飞速流逝。

木荣月痛恨这具没用的身子,即便他习得白洲毒术独步天下,却依旧拿这具羸弱的身子没有办法,念书不多的他,自小在道观长大,偏远山里自会养育一些,旁人窥不得的想法。

宴过半巡,木冲微感到有些尿急,和同伴打了声招呼,便出去放水了。

而谁也没有发现,坐在阴影角落的木荣月,也消失了踪影……

夜间不知何时落下细雨,高大的男子身影在廊阁中穿梭,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鬼魅轻飘飘在后面缀着。

木冲微出恭后,便在湖边净手。

湖边台阶上生着一株高大的木芙蓉,如今花期将过,袅袅的红粉在夜雨中舒展,抖落不堪承受的水露,被夜风卷动,簌簌落入湖中。

渺无人迹的湖边,涟漪在水面圈圈荡开,雨雾落在木冲微肩头,他仔细净了手,忽然察觉湖面不知何时拖长了一道身影,自他的身后延展,仿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